好心人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11 09:26
  • 人已阅读

  莫娅从小就没有妈妈,爸爸告诉她,她生下没几天,妈妈就病逝了。爸爸一直很疼爱她,可在她十七岁那年,一切都变了。

  

  莫娅十七岁生日这天,爸爸霍德曼把一个叫玛妮拉的女人带回了家,说是他的初恋情人。玛妮拉叼着烟卷,穿着性感妖艳。爸爸找女朋友莫娅不能反对,可她提醒爸爸,玛妮拉不像正经女人,不要被她迷惑。可没想到,爸爸不但不领情,还让她少管闲事。自打爸爸和玛妮拉好上之后,爸爸对她就越来越冷淡,动不动就冲她发火。

  

  这天晚上,爸爸从外面回来了,莫娅惊讶地发现,爸爸疲惫不堪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。她关心地上前问爸爸:“发生了什么事?脸上为什么会有伤?”爸爸推开她,冷冷地说:“没什么,我去打黑拳了。”

  

  莫娅知道,在一些地下酒吧里有打黑拳表演,观众可在拳手身上下赌注,拳手之间的打斗没有什么规则,以把对方打倒在地无力还击为胜,所以很残酷。她柔声说:“爸爸,我小的时候,你就跟我说过,你年轻时曾是一名出色的黑拳手,因为一场拳赛,你没有照顾好妈妈,而让妈妈遭受巨大打击,你后悔不已,答应妈妈再也不打黑拳了。如今你为什么又要重操旧业呢?打黑拳很危险,会死人的,求你了爸爸,以后别再去了,好吗?”

  

  爸爸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想去冒险,可我开出租车挣的钱仅够维持生活,我需要钱,要改变家里的生活……”

  

  莫娅生气地问:“你是为了玛妮拉那个女人吧?”爸爸没有回答,沉默不语就是默认。莫娅知道,所有的变故都是因为玛妮拉,她恨死玛妮拉了,得找玛妮拉算账!

  

  第二天晚上,莫娅找了几个要好的男同学埋伏在路上。当玛妮拉出现时,莫娅和几个男同学一起冲了上去,严厉警告她,以后不许再跟爸爸来往,不然就打断她的腿,划破她的脸!

  

  玛妮拉吓得只好发誓答应莫娅,并说:“霍德曼只是个打黑拳的,没几个钱,我正要离开他。不过,就算我离开他,他还会再找别的女人,你别指望他会对你好,因为不久前,他发现你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,你是个野种!”

  

  莫娅惊得目瞪口呆,她不相信地跑回家,想问问爸爸玛妮拉说的是不是真的,可爸爸不在家。

  

  第二天,莫娅是个私生女的消息在学校传开了。伤心的莫娅只好偷偷流泪,急切地盼着爸爸能早点回家,然后陪她去学校,亲口告诉大家她不是私生女。可爸爸已经失踪好几天了。

  

  这天晚上,多日不见踪影的爸爸手里拿着酒瓶子,摇晃着从外面回来了。莫娅高兴极了,怕爸爸摔倒,赶紧上前去扶爸爸。没想到爸爸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地,满嘴酒气地吼道:“滚开!玛妮拉不理我了,都是你干的好事……我不想再见到你!”

  

  莫娅从地上爬了起来,心虚地问:“爸爸,玛妮拉说,我……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
  

  爸爸猛地把酒瓶子摔在地上,怒吼道:“是的!你妈妈背叛了我,你不是我女儿,你是野种!我不想再见到你,滚!滚!”

  

  莫娅哭着跑出家门,去了老师家,把一切都告诉了老师。在老师的帮助下,莫娅办理了法律手续,跟霍德曼结束了一切关系,然后,她进了一家孤儿院。

  

  到孤儿院没几个月,莫娅就听说霍德曼被抓进了监狱。原来他打黑拳时被一个有钱的老板看中,请他去做保镖,后来他就帮老板走私贩毒……莫娅心说:活该!谁让他不听我的话,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!她很庆幸,自己不再是霍德曼的女儿,不然,她会被人指骂,影响她一生的前途。

  

  到孤儿院不久,莫娅被查出患有一种罕见的心脏病,如果不做心脏移植手术将活不过半年。但手术费用相当高,虽然孤儿院为她捐了款,可还差很多。就在这时,一位好心的警官波尔为她捐了一大笔钱,手术费解决了!莫娅对波尔感激不尽,不知该如何报答他,可他却说:“孩子,不要多想,我应该为你做点事情,这样我心里才会好受些。”莫娅听得一头雾水。波尔解释说:“是我把霍德曼抓进监狱的,是我让你们父女分离的。”莫娅摇头说:“波尔警官,你不要过意不去,你没有做错什么,我和霍德曼根本没有血缘关系,我们不是父女,已经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波尔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。

  

  很快,莫娅便成功地做了移植手术。

  

  转眼五年过去。这天早上,已经成为一名护士的莫娅正在给病人换药,护士长来通知她医院门口有人找她。她来到医院门口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男人,竟然是霍德曼!五年没见,他的头发全白了,看起来十分苍老。

  

  莫娅冷淡地说: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霍德曼笑着说:“我出狱了!很想你,来看看你。”沉默了一会儿,莫娅说:“你已经看到了……可以走了。”霍德曼欲言又止,点点头,慢慢转过身去。“等等。”莫娅突然叫道。霍德曼赶紧转过身,一脸的惊喜与期待。“这张银行卡里有些钱,你拿去吧。”莫娅边说边把银行卡放到霍德曼手里。霍德曼的眼睛湿润了:“谢谢你,孩子!我不要钱,就是想看看你。”说完,他把银行卡又放回莫娅手里,转身离去。

  

  莫娅回到病房,接到未婚夫的电话,说移民手续已经办好,两个月后他们俩就可以移居国外并举行婚礼。她听了高兴不已。

  

 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一辆救护车把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送进医院,莫娅吃惊地看到那个男人竟是霍德曼。听说霍德曼是在黑帮火拼中受的伤,虽然他伤得很重,但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。

  

  坐了五年牢,还不知悔改,真是不可救药!莫娅内心既气又恨。虽然每天她都路过霍德曼的病房,可她从不往里面看一眼。一个月后,霍德曼便出院了。

  

  霍德曼出院不久后的一天,波尔突然来医院找莫娅。见到波尔,莫娅很高兴,这几年,她一直都想报答他的恩情,可多次去找他,他都避而不见。

  

  波尔开门见山地说:“莫娅小姐,我来是想告诉你,有一个人被查出患了绝症,如果住院治疗,可以多活几个月。可这位病人说什么也不肯住院治疗,一是因为他没钱治病,二是因为他想早点去天堂见妻子。我希望你能去看看这位病人,因为他曾是你的父亲。”

  

  莫娅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喃喃地说:“他得绝症了……”虽然她内心对霍德曼充满怨恨,但得知他得了绝症,她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一紧。沉默了一会儿,她冷冷地说,“波尔警官,我知道一定是霍德曼让你来的。虽然你是我的救命恩人,但我不能答应你。他今天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,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我没有必要去看他。”

  

  波尔摇头说:“不是霍德曼让我来的,我是见他可怜,所以来找你。你知道,他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。既然你不肯,那就算了……”说完,他无奈地走了。

  

  就在莫娅和未婚夫准备动身的前两天,波尔又来医院找莫娅。他一脸严肃地对莫娅说:“我来是跟你讲一个只有我知道的故事。”

  

  莫娅有些奇怪地问:“这个故事跟我有关系吗?”

  

  波尔点点头:“其实,你的妈妈不是病逝,而是死于难产。当初,霍德曼没有告诉你真相,是怕你内疚,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妈妈。”

  

  莫娅有些不耐烦地问:“是霍德曼让你来的吧?他想让我同情他,原谅他,是吗?”

  

  波尔摇头说:“不,你错了。在你还没出生时,霍德曼就知道你不是他的亲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生女儿,你妈妈要打掉肚子里的你,可霍德曼不同意,他说孩子是无辜的。五年前,警察局让我秘密调查一家酒吧的老板,警方怀疑他涉嫌走私和贩毒,可苦于没有证据。后来,我认识了拳手霍德曼,并且与他成了好朋友,当我得知他打黑拳是为了攒钱给女儿治病后,我给他出主意,让他给警方做线人,这样他可以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酬金。起初他不同意,并不是因为做线人危险,而是因为他不想伤害你不想让你知道自己是私生女,更不想与你分离,可除此之外,没有更好的办法能救你的命。最后,为了你的手术费,他同意做我的线人。于是,他故意把玛妮拉带回家,并让你知道不是他亲生的,从而激怒你,逼你与他断绝关系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安全,因为当黑帮知道他是线人后,一定会报复。为了不引起黑帮的怀疑和报复,我把霍德曼也‘抓’进监狱,让他在里面安全生活了五年。霍德曼觉得,用五年的牢狱生活来换女儿的命,值!其实,我捐给你的钱,都是霍德曼冒着生命危险和五年的牢狱生活换来的。”

  

  得知真相,莫娅泪流满面,激动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
  

  波尔擦了擦眼泪,伤心地说:“就在前些日子,我和霍德曼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黑帮不知怎么知道霍德曼是线人,疯狂报复……为了你的安全,他一直不让我说出真相,如今,他去了天堂,我才说出一切。”

  

  “什么?爸爸他、他,已经……”吃惊的莫娅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

  就在这时,一位邮递员走了进来,给莫娅送来一张汇票,上面的附言栏写道:“莫娅:我的孩子,希望你能原谅我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请你相信我,一个将要去见上帝的人不会说谎。听说你要和未婚夫移民国外并举行婚礼,我衷心祝你们幸福!我现在一无所有,只有这点钱,全都给你。这钱是前些日子,一个没有留地址的‘好心人’汇给我的。”

  

  拿着汇票,莫娅泪如雨下。为了补偿,为了能心安,前些万博体育平台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体育平台投注娱乐秉承,诚信为本、安全信誉、客户至上的理念,以高质量技术为广大客户的服务。万博体育app 世界杯版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万博体育平台都做得非常好。日子她去给霍德曼寄了些钱,汇款人栏写着“好心人”……